技术与热点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电子展览网 > 行业资讯 > 技术与热点应用 > 手机设计与制造

爱施德、恒信、劲胜上市拷问:毛利率存蹊跷




关键词:爱施德 恒信 劲胜

爱施德、恒信、劲胜:三个在三星手机附体的寄生公司,结局恰如天音

做手机贸易商能有多少利润?靠分销、配套能有多大成长性?当交易对手方都与同一家手机品牌商有关,它们的发展空间又在哪里?近期过会拟发行的三家公司,都遭遇了上述拷问。这3家公司分别是中小板的深圳市爱施德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的东莞劲胜精密组件股份有限公司、河北恒信移动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如业内人士所言,上述3家公司“其实就是做手机贸易的”,由于产品周期短、裸机销售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这类从事简单手机物流的公司,其长期盈利能力将经受极大的考验。前车之鉴,人们不由得想到该行业里面上市已久的老大哥——天音控股(000829.SZ),天音近几年的业绩表现平平,毛利率一跌再跌,2009年的毛利已经不及上述3家公司。看到天音的今天,几乎可以想象爱施德、东莞劲胜、河北恒信的明天。

“寄生”三星

寄生虫在演化的过程中,长期适应于寄生环境,造成不同程度地丧失独立生活的能力。对于营养和空间依赖性越大的寄生虫,其自生生活的能力就越弱;寄生生活的历史愈长,适应能力愈强,依赖性愈大。

爱施德、东莞劲胜都是吃三星手机上下游的公司。东莞劲胜是三星的上游,给三星生产手机外壳,而爱施德是三星的下游,给三星手机做分销。招股书披露:东莞劲胜对三星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在2008年超过了60%;而爱施德的手机代理销售中,三星手机的销售额在2008年占到全部销售额的89.45%。

至于河北恒信,也跟三星沾边。因为爱施德跟天音控股都是河北恒信的供货商,而三星去年前半年在中国的销售配额中,天音控股有32%,爱施德有35%。河北恒信不论与三星是否有直接关系、关系有多大,毕竟它也是靠着大客户的,近三年来自中国移动和通过中国移动实现的营业收入占河北恒信营业收入的60%。

由此来看,这三家公司之间拥有着非常微妙的关系:东莞劲胜是三星的上游,三星是爱施德的上游,爱施德又是河北恒信的上游。三家公司依靠着同一株大树生存,像寄生虫一样。

如此包装

爱施德于1月29日通过证监会审核,拟在中小板上市。爱施德声称,“是国内领先的手机及数码电子产品销售渠道综合服务商”,“建立了完整、高效的手机产品运营平台”。但广州资深手机分销商对此认为,“爱施德只是一家通路服务商,并没有什么高科技,相当于一个物流公司”。爱施德去年上半年的前5名供应商,包括天津三星通信、惠州三星电子、索尼爱立信(中国)、苹果电脑(上海)、宇龙计算机通信销售分公司,其中天津三星占公司总采购比例的64.37%。

东莞劲胜于3月19日通过证监会的审核,拟在创业板上市。东莞劲胜从事精密模具以及精密结构件的产销,简单说,就是为大品牌手机生产外壳、制造模具。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手机模具外壳的生命周期很短、竞争很激烈,如果三星和华为这样的大客户不给生意它做了,劲胜将直接面临生存考验。”东莞劲胜去年前5名主要客户有惠州三星电子、深圳华为、深圳三星科健移动通信、青岛海尔、三星电子(香港),这5家公司就占到销售收入的91.58%。值得注意的是,为了满足大客户的要求,东莞劲胜还必须从韩国采购三星手机外壳所需的全部原材料。

河北恒信于4月8日通过证监会审核,拟在创业板上市。该公司声称,“目前是国内唯一一家同时拥有地面零售连锁商务经验和移动信息技术研发、业务平台运营经验的企业”。不过仔细研究,河北恒信与其他销售手机的商家没多大区别,也就是一家普通的手机贸易商。河北恒信的“个人移动信息终端销售”2009年收入8亿元,占到全部营收的约80%。河北恒信去年前5名供应商包括诺基亚(中国)、天音通信、石家庄松联通讯、爱施德、京邮通通信,其中诺基亚采购成本总额比例为31.92%,天音控股子公司天音通信占9.1%,爱施德占到6.09%。

毛利率之殇

看上述3家公司的成长性,如果单纯从毛利率来说,东莞劲胜的前途似乎“光明”一些。东莞劲胜2007年-2009年在精密模具、也就是给三星生产手机模具这一块的毛利率为45.45%、30.74%、30.59%;而在精密结构件、也就是给三星生产手机外壳这一块的毛利率为29.42%、23.11%、23.63%。劲胜近3年产品的综合毛利率为29.8%、23.31%、23.84%。

近两年一期(2007、2008、2009上半年),爱施德的毛利率为11.7%、15.9%、15.18%;河北恒信为11.64%、13.34%、14.75%;“先发公司”天音控股则最低,为8.2%、8.15%、7.37%。记者查询三星电子(中国)网站上公布的三星2007年和2008年年报,其2007年和2008年的毛利率分别为28.05%、26%。

按理来讲,作为手机产业链上游的三星,从自身利益出发会控制好下游分销商的利润空间。正如给摩托罗拉做分销的天音控股一样,后者的毛利率从2006年的8.97%,降到2007年的8.2%、2008年的8.15%,一直在10%水平线以下徘徊。

手机是完全竞争的行业,大的品牌机“各领风骚”几年。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爱施德和河北恒信未来的命运不免让人担忧。

也有蹊跷之处:东莞劲胜2007年给三星生产手机模具的毛利率可达到45.45%,高出三星当年的毛利率17.4个百分点。以劲胜对三星的依赖程度之大,且作为三星一级代理商的爱施德同年毛利仅15.18%,三星可以给劲胜如此之高利润,有些让人不可思议。

渠道“囚徒困境”

爱施德、东莞劲胜、河北恒信这3家公司的销售渠道也各有缺陷。爱施德的销售网络面向全国,但主要依赖苏宁、国美这种大型电器卖场;河北恒信有自己的店面,但只能在“家门口”做生意,转来转去销售区域都在河北省内;东莞劲胜则需要靠大客户——特别是三星的订单来组织生产和销售。

爱施德面对全国,有二级分销商、零售商,还有中国移动等电信运营商和苏宁、国美等大型家电连锁零售商。其2009年上半年的前5名客户包括中国移动(广东)、苏宁电器(南京)、广东中域电讯连锁、西宁国美电器、中移鼎讯通信,这5家公司共占爱施德主营收入的16.76%。这种销售模式令爱施德不能直面终端客户,难怪业内人士要称其为“手机物流商”。

河北恒信则跟爱施德相反。河北恒信拥有29家自营零售店面,同时与中国移动合作运营109家营业厅。河北恒信可以直接组织针对终端的销售,但可惜的是,其优势只是针对河北省内市场。河北恒信的29家自营店面中,有26家在河北,只有3家在山西。

而109家合营营业厅全部在河北省内。河北恒信跟前不久上会被否的山东立晨物流一样,有着“走不出家门”的致命弱点。

东莞劲胜属于以单定产,按客户的要求研发生产,完成后直接销售给客户。客户认可,就有钱赚;客户不认可,就没事可做。东莞劲胜2008年毛利率大幅下降,为什么?因为当年三星直接给它提供模具图纸,所以模具毛利率狂跌;而应三星要求,东莞劲胜必须从韩国采购高成本的原材料来生产手机外壳,造成其精密结构件的毛利率也下降得很厉害。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