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报道 您所在的位置:电子展览网 > 行业资讯 > 展览报道

高交会"多云"受关注 专家认为肯定"大洗牌"




随便逛逛本届高交会的展馆,会发现随处可见的一个词———云计算,“医疗云”、“教育云”,甚至还有“太极云”、“泡泡云”。在昨日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论坛”上,深圳市市长许勤也透露,今年年底前深圳将出台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规划和相应配套政策,将集中25亿元支持云计算、物联网等新信息技术产业发展。

到底什么是云?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多大改变?这样“多云”的高交会,是好是坏?南都记者昨日分头采访了来自企业、研究院的相关人士,他们对云的定义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但达成的共识是:云确实很多,前景也很好,未来会有人搭上“筋斗云”,抢占先机,也肯定会有更多的人从这轮“云跃进”中摔下来,行业的洗牌是必然。

概念是个筐应用往里装“这是很多院士都弄不清的问题,老百姓其实不用真正去弄清它”

云计算到底是什么?“就像自来水一样,你要的时候打开水龙头就可以了。”这个回答似乎哲学味太浓。“我用一个不是很恰当的词:无所不能。”曙光信息产业公司的高级副总裁聂华说。

传统意义的云计算局限于信息领域,和网络、计算机有关。但广义的云计算几乎无所不在、无所不包,“你去看电影、打电话、上网搜索、玩游戏,甚至到政府部门办事,都和云计算有关。”聂华说,正是因为云计算已经渗入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很难给它下一个清晰的定义,“这是很多院士都弄不清的问题,老百姓其实不用真正去弄清它”。

在深圳新元素医疗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赖先生看来,云计算就像是一条高速公路,“有超级大的存储量和超级计算能力”。如果将深圳1400万人的健康档案存储进电脑,那么普通电脑是无法承受的,但是如果使用云服务,就能实现信息的固导,“像心电图那样超大的样本,普通的传输速度是无法承受的,但是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实现了”。他告诉南都记者,包括智能婴儿管理系统、心血管管理系统等,都是与医院合作进行的项目,“我们为病人提供这样的24小时的健康监管服务,病人付租金就可以了。”云健康的服务只是云计算的一个应用,“如果这条高速公路建好了却没有车走,也很浪费啊。”

“云跃进”确实在发生“会大洗牌,最后剩下的,就是那几朵脱颖而出的云”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之间,各种各样的“云”涌现,让人们坠入“云里雾里”。有媒体认为,一些不具备条件的地区也在大搞云计算,中国的云计算似乎演变成为一场运动,变成了“云跃进”,充满了泡沫和造福神话。

“现在很多人对云计算的发展还有争议,说是泡沫,但你看全世界顶级的大企业都在推云计算,难道他们都在推泡沫?”聂华感慨道。他坦言,在这种“云跃进”狂潮中,的确出现了相对无序和杂乱的现象,“甚至有房地产商盖房子,都说在搞云计算,因为是为云计算产业入驻的。”聂华说,云计算本身是非常有前景的产业,但现在确实需要规范化,“过去评价云计算,看它规模大不大,现在要问有没有核心竞争力。”

中科院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认为,当前,云跃进确实存在,内地一些城市发展云计算的愿望确实非常强烈,各地都在发展同一个产业,希望抢占云计算的先机。这说明云计算确实是未来非常有前景的产业,所以有那么多的资本、人都看好它。但在这轮浪潮中,一定会有人胜出,有人失败,经历了市场的竞争和调整后,“会大洗牌,最后剩下的,就是那几朵脱颖而出的云”,而这些云胜利的前提条件是,拥有自主的知识产权。樊建平表示,一轮竞争下来,总有人受伤,但是不应因为有人落败,就对这个技术不重视。事实上,不应该害怕云浪潮,反而应主动成为“弄潮儿”,在这轮与世界的竞争中努力通过城市自身的努力获得先机。

“云安全”是个大问题“就像把钱存在银行,银行倒闭了,该怎么办”

观众陈小姐在高交会上看了半天,说自己明白了一点点云的概念———使用云桌面和云系统,走到哪里,自己的桌面都是一样的。但她担心,如果自己所存储的那个云系统出问题了,就像把钱存在银行,银行倒闭了,该怎么办?

聂华说,安全性,是云计算产业发展中最迫切的问题,其规模越大,挑战越大。他打比方说,一个发电机供电给一个灯泡,不用考虑安全问题,但如果电网联合起来,一个小事故就会造成大面积的停电,传染性、关联性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在聂华看来,“安全”和“自主”是紧密相连的,“如果我们采用的是国外的技术,根本没法控制云安全。”据他透露,刚刚启动的深圳云计算中心,在安全方面的投入就有几千万元,整个主机被分成八个分区,每个分区之间有隔离机制,此外,网络的划分、权限的管理、操作系统的控制,包括防火墙、安全网关、入侵检测、病毒控制等等,都有大量的人力把关。“从技术上说,云计算没有绝对的安全,但我们在自主可控的基础上做到最安全。”

作为深圳云计算中心的设备供应商,创新可存储技术有限公司一名高级销售经理表示,云可以理解为计算存储资源的整合,“客户可以不买硬件设备,但是可以租用,可以任意调节硬件空间”。用户以认证的模式获得密码,租用网络托管服务。他认为国家数据中心是严格的数据加密装置,而且最重要的是“双方要有信任,就好比你把钱存在银行,但是银行也不是说100%不会倒闭,那么你就要信任它。”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