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与热点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电子展览网 > 行业资讯 > 技术与热点应用 > 手机设计与制造

联发科三大失误逼蔡明介亲上战场




关键词:

8月17日消息,一张发出警讯的财务报表,逼得蔡明介不得不亲自上火线,重掌手机通讯部门。

“这一次,蔡董是真的亲自下来督军,而且involve(涉入)很深,大家皮要绷得很紧!”联发科发言人喻铭铎证实。

七月三十日,法说会当天,联发科释出了令人讶异的悲观消息:不只第二季营收衰退,第三季的展望更加不妙,预计第三季合并营收将减少8%到15%,毛利率在一年内从60%一路降到52%,整整掉了八个百分点。

当天,联发科股价收盘时来到四百三十四台币,比起四月时的最高价五百七十九台币,三个月股价跌了25%。

更可怕的是,本该是传统旺季的第三季,库存周转天数竟然从六十五天一路拉高至八十八天。虽然联发科不断强调,第四季前就会恢复健康水位,但德盛安联基金管理部协理钟兆阳认为:“这次的危机看来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管理的环节上肯定出了问题。”

这个问题,要从中国深圳看起。过去联发科在深圳华强北、罗湖商业城等山寨大本营,拥有高达八成的市占率,但最近一个月上市的手机,每十支中“至少有五支都已经改用展讯的了,”不愿具名的山寨机业者老王说。

失误一:坚持不降价

中国芯片大厂杀低价抢市

今年三月以来,展讯股价已从五.五九美元涨到十块多,升幅将近一倍。而且,预计今年第四季前,月产能将由一千万颗提高到一千三百万颗。两岸最大手机芯片制造厂,一来一往的消长明显。

去年十月,联发科才做过一次内部大改组,其中最被看重的手机芯片业务部门正是由研发出身、屡建战功的副总经理徐至强领军。联发科内部员工表示,近一年来,蔡明介多半只管大方向,细节的部分都交由事业群总经理主导。

结果,一年不到的时间,联发科先是让对手坐大,接着营收、获利一路下滑,丢了股王宝座,最后竟然连蔡明介自己都得跳下来救火。联发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用一个研发出身的去管业务(指徐至强),本来就不是一件对的事……,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懂大陆市场,”瑞银半导体首席分析师程正桦谈起联发科的表现炮火猛烈:“死不降价……,最后就是让竞争对手有机可乘。”

去年以来,山寨机的毛利越来越薄,过去一台可以轻松赚上十美元(约合新台币三百二十台币),现在“能赚五块人民币(约合新台币二十五台币)就偷笑了,”在两岸担任手机开发顾问,仕橙3G教室技术总监陈俊宏说。

毛利已经不高,但联发科的报价却硬是卡,这就给了展讯、晨星等对手绝佳的切入机会。

“技术上虽然还是联发科好一点,但是价格贵了30%,你说谁还会想用他们的芯片?”老王说。

失误二:改变封装方式 产品难用却拒绝客户退货

不只价格硬,就连服务上也出现老大心态。不少山寨业者都反映新产品6253又贵又难用,“他们改变封装方式,在组装上变得非常复杂,不像以前只要套上板子就可以用了,”钟兆阳解释。

而联发科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现象。

如果客户要退货,要求换回旧产品,不是拒绝,就是不理不睬,“以前(联发科)小的时候,大家都很好讲话……,现在,一点都不好谈!”老王说。

然而,蔡明介眼前所遇到的,不仅有客户流失的挑战,还有3G市场上新窜出头的另一个竞争者:威睿电通。

威睿,王雪红旗下威盛电子转投资的大陆通讯公司,二○○二年购并了美商巨积(LSI Logic)的CDMA团队,成为极少数拥有高通(Qualcomm)专利授权的公司。

失误三:压宝中国移动 坐看威睿成新3G山寨王

目前大陆三大3G主流规格中,高通掌握了WCDMA与CDMA两大系统专利,另外一个则是中国自主研发的TD-SCDMA,由中国最大行动通讯业者中国移动主导。

看好中国移动的实力,蔡明介重金压宝,先是在二○○七年以三亿五千万美元收购协助开发TD-SCDMA技术的美国公司ADI手机芯片部门。今年再砸大钱收购中国TD-SCDMA芯片开发商傲世通。

投入了大量金钱与资源,没想到,“这块市场一直起不来,”喻明铎坦承。

在中国移动的3G系统未成气候,高通又有昂贵的权利金障碍阻挡下,拥有专利技术,又走在地化亲民路线的威睿,俨然成为新一代的“3G山寨王”。这也让威睿母公司威盛过去四个月来,股价大涨近五成。

“两广以南的山寨业者都是把3G当成2G在用的……,”陈俊宏表示,因为取得成本不高,还可为日后转型练兵,而“只要用3G,就一定得找威睿。”

前有高通、威睿挡路,后有展讯、晨星夹击,联发科是否还能继续主导未来的手机市场,将是蔡明介接下来最困难的一场硬仗。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