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与热点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电子展览网 > 行业资讯 > 技术与热点应用 > 手机设计与制造

谁杀死了北电:CEO的重重心事




关键词:

  C114讯 北京时间11月8日晚间消息(张月红)[导读]我们将用八篇连续的报道,来深入剖析北电——这家加拿大历史上曾经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是如何倒下的,原因在哪里。

  这一系列的深入分析文章综合了200位人士的采访,这些人有现任的和曾经的主管,行政高层,律师以及政府高层官员。他们曾准备着在正确的时间以迎合市场的技术托起这颗全球巨星,曾经有一段时间,北电确实看起来牢不可破,但今天,它很快会从通信界销声匿迹。

  CEO的重重心事

  2009年1月:多伦多,周五的夜晚,麦克•扎菲罗夫斯基心事重重地出门赴一场晚宴,北电近期的一系列事件让他感到异常棘手。

  这位瘦高的工作狂曾经在一次公共场合夸下海口:他将带领北电走向复苏的历史性转折点。然而今天,这家曾经辉煌的电信巨头财务上的崩溃终于粉碎了麦克•扎菲罗夫斯基的勃勃雄心。

扎菲罗夫斯基掌权时期,北电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扎菲罗夫斯基掌权时期,北电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频频展开的高层会议

  2009年1月9日,北电的高管们,包括CEO扎菲罗夫斯基又会聚一起,他们齐聚在多伦多国际机场旁边的小会议室里,一议便是几天。

  这些高管,他们都曾在加拿大最资深最有名的公司工作过,但这一次,全球经济危机威胁着北电持有的现金流,帐面上的资产可能会随着它的倒闭,像传说中的精灵一样消失不见。

  这座郊外的办公大楼,不高,方形外状且没有特别的特征。它离北电宾顿市的最早的总部很远,占地一百万平分英尺,周围的林荫大道、室内花园和Tim Hortons快餐店让这一带看起来像是城市一景。

  事实上,这些高管们都没有看到那曾经美丽的日子,他们刚加入北电时都了解即将面临的风险:2004发生的会计丑闻事件还未结尾、公司很多产品已没有竞争力、公司收入持续低落。

  不再乐观的首席财务官

  1月8日和9日漫长的两天过去后,高管和专家们向董事会提交了一份陈述报告。北电当前紧要的问题已经明朗,经济衰退已经对北电的大客户产生了影响,这些大客户有Verizon和加拿大贝尔。

  2007年走马上任的首席财务官帕维•宾宁(Pavi Binning)公布了第四季度的收入情况,北电收入下降了大概15%,这和他们之前预计上涨5%的目标相差万里。

  宾宁先生以他傲人的职业经历受聘于北电,他在2005年爱立信并购马可尼一案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加入北电时,宾宁先生承诺会比过去做得更好。他在上任北电首席财务官时,用他那特别的大不列颠口音宣称:“北电将成就企业历史上一段意义非凡的复苏故事,我很兴奋我成为北电的一员”。

  现在,他的发言中已少有乐观,他警告称北电第四季度甚至全年,都将严重亏损。他提醒管理层,公司存在现金流问题。一方面,北电开始从25000名员工薪资中削减成本,没有债权人保护这么做可能会让北电付出数以千万计的遣散费。

北电——百年老店曾经的荣耀
北电——百年老店曾经的荣耀

  挪用不了的资金

  这份严峻的陈述报告带给董事会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1月15日,北电必须支付1.07亿美元的长期贷款利息。

  现金不是问题,北电当时有24亿美元。问题在于现金是由北电的国外子公司以及合资公司持有,还有一些是北电英国员工的养老基金,想动用这些钱可不容易。

  当时北电的北美区域仅有8.41亿美元的现金可用,其中只有1.76亿在加拿大,如此一来,支付了1.07亿美元的贷款利息后,也就带走了北电至关重要的可用资源,而三个月后,另一笔贷款利息也到了支付的最后期限。

  与此同时,北电一些重要的供应商开始神经紧张起来,他们要求北电支付更多的预订金。事实上这种状况从去年12月10日《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报道后就开始了,文章透露了北电从公司外部雇用几位专家,为北电的企业发展战略提供建议,包括合并和债权保护问题。

  其实在那两天的高管会议上,北电的管理层们已经从个别高层处听说了这一消息。北电首席战略官乔治•里德尔(George Riedel)与董事会成员,就出售北电部分业务的可能性进行商议。当时最有可能的收购者是他们一直抗争着的对手Avaya,它可能会收购企业网业务。在此之前,北电企业网部门已将电话系统业务售出。里德尔先生同时透露,他还差点收到出售北电光网络部门的提议。

  董事们想知道北电完成这样的出售能有多快,在衰退的经济形势下,北电的资产价值可能会按周下跌。

残破的碎片
残破的碎片

  拒绝援助的政府部门

  这时扎菲罗夫斯基先生发言了,这位首席执行官坚持认为公司不久就将获得资金,不是某一个部门的售出所得,便是联邦政府可能的援助资金。那一周的开始几天,他先后去见了工业部长托尼•克莱门特(Tony Clement),交通部长约翰•白德(John Baird),贸易部长戴国卫(Stockwell Day),扎菲罗夫斯基催促着他们考虑发放联邦政府的救市资金。

  而去年秋天,哈珀政府已拒绝了北电第一次10亿美元救援资金的申请,随后又拒绝了北电第二次7.5亿美元的申请,尽管扎菲罗夫斯基后来减少了救援申请项目,但部长们依然态度坚决,在他们看来,北电现在的烂摊子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尽管到了这个地步,扎菲罗夫斯基先生仍然对政府援助抱有希望。

  董事会议程:破产保护

  董事们这时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们看过太多的管理层关于并购失败的警告,不管哪种情况,当前的全球信用危机正在使情况变得越来越糟。

  北电内部的律师们在会议上提出了破产保护机制,公司需要同时在英国、加拿大和美国寻求债权人资产保护。律师们讨论着债权人将发挥的重要作用。宾宁先生提醒大家,一旦北电申请破产保护,销售额将立即下降,而且是所有部门每年下降20%。

  当时的目的就是利用法律保护的时间段,在年后其他问题可能出现前进行公司重组、员工调整。

  投行Lazard Freres的投资银行家特里•萨维奇(Terry Savage)交给北电董事会一份提议,这位银行家从1999年开始已经帮助250多家企业进行重组。萨维奇建议北电趁自己还有现金和灵活性的时候尽快行动,他说:“我们从未见过哪家公司完全准备好应付破产保护。”

  会议桌上的其他人也没有确切把握。

  北电法律部门负责人大卫•德克沃特尔(David Drinkwater)提出警告,称破产保护的过程将导致公司的资产清算,到时竞争对手们就要抢夺北电的客户了。

  北电董事长哈里•皮尔斯(Harry Pearce)催促董事会成员会慎重考虑好下一步要怎么做。经过整整两天的陈述和艰苦的问题考虑后,大多数董事会成员已筋疲力尽。

  四天以后,2009年1月13日,他们又重回会议桌上,未能到场的人士通过电话会议参与。他们讨论了两个小时后,董事长皮尔斯要求大家考虑下债权保护的方案,听到这话,扎菲罗夫斯基心底一沉。

  一个接着一个,董事们都站在了债权保护的一边。

  扎菲罗夫斯基在会议上向董事们坦言:“我感觉这会使北电像掉下的球一样坠落”,他已经准备要投票反对了。

  扎菲罗夫斯基的失望心情应当是非常深刻,三年前,他壮言豪言:“我接手任何一件事,都绝不会在它状况糟糕的时候放手”。而现在他必须同时面对着安抚客户、稳定销售额、制定新的公司计划等等复杂状况。

  关于新的发展计划,事实上董事们在债权申请提交前都没什么具体计划,这也就预示着北电无力单靠自己获得重生。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信息!